您的位置 : 小说> 书库> 足球言情> 温颜汐墨修恒
温颜汐墨修恒已完结

温颜汐墨修恒

来源:网络作者:温颜汐标签:言情恐怖,阅文言情,暗黑言情,古代生子,监狱言情主角:温颜汐墨修恒

主角叫温颜汐墨修恒的小说叫《温颜汐墨修恒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温颜汐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幸而胭脂打得重,白了一张脸,也瞧不大出来。她嘴角一紧,软着腰肢坐回去,嗓子微微发尖地说:“行了,尽会说些好听的哄我。”墨修恒攥着她的手腕,放在膝头,拇指摁在腕骨内侧的交接处,食指自上而下,缓慢地抚过手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当夜,墨修恒歇在温颜汐房内。

自然不是明着歇。

继母年轻貌美,继子正值壮年,又未娶妻,任谁见了都要说闲话,保不齐哪天下人就说漏了嘴。因而一入夜,玉箫便借口天黑,叫丫鬟们打灯笼送大少爷回去,夫人这边要吹灯歇息,等送完了大少爷,几人各自回屋歇息,不必再来回折腾。幸好有玉箫,还好有她。不然,温颜汐早躺进棺材,入了土,化为一座木雕的牌坊。

墨修恒出了古春园,会叫丫鬟们离去,等人走干净,再打假山后头绕回来。春月夜,丝毫听不见夏日的蝉鸣、鸟啼,静谧到出奇,一如悬挂在天幕鹅黄色的月亮,剔透且冰冷。墨修恒走到平房小小开着的侧门,弯着腰,钻进去。背后传来一声似有若无的猫叫,“喵呜——”,大概是窝在草丛里的猫被惊动,纷纷站起来,一双双亮闪闪的瞳孔紧盯着他。

侧门嘎吱一声,合拢。

墨修恒提着灯笼进屋,继而吹了火,将它随手放在桌上。

穿过雾般的帷幔,他见温颜汐端坐妆台,拆了首饰,发髻鼓鼓囊囊地堆在颈后。她回眸,瞥见墨修恒,脉脉不语。烛火在眼波间荡漾。墨修恒情不自禁地上前,搂住她瘦削的肩,面庞贴在她乌亮的鬓边。

铜镜清晰地倒映出二人的面容,像情人,又似姐弟,但要说母子,多少勉强。

温颜汐望着镜中的自己,眼皮又一抬,瞥向镜中的他。

分明只相差三岁,可一个的人生已然到头,另一个人生却刚刚开始……尽管温颜汐知道,这与他毫无干系,启元待她也相当好,但当两人的面孔出现在同在一面镜中,紧紧挨在一起时,一种难以言喻的不甘和嫉妒倏忽从她的心头升起。

凭什么。

凭什么他可以去京城考试,可以娶妻生子,可以与叔伯夜里在画舫游船。

真不公平。

正乱想,墨修恒垂眸,唇瓣微微含住她的耳廓,抿了一口似的,在耳边呢喃:“娉娉替我梳发。”

温颜汐回神。

她起身,让出位置,站在男人背后,替他拆下束发的网巾。

黑发柔软且阴凉,温颜汐捧在手心,用檀木的月牙梳一下一下梳理着。

屋外有一两声猫叫,声音拖得很长,挠得人心痒。

不知怎的,温颜汐想起范启元仍在世时,也会这般替她梳发。梳完,他都会怜爱地替她涂抹头油,男人一边爱抚着发丝,一边说“乌云半卷镜中天”。每每听到这种话,温颜汐都要羞一阵,嗔怒地说他是“温八叉”。范启元倒也不恼,反而搂着她,又念了一句“楼上新妆待夜,闺中独坐含情”,迂腐又风流。

她也有替他梳发的时候。趁他洗完头,长发晒到半干,她会坐在他膝头,挑起一缕散发着皂荚味的发丝,缠在指尖,编成细细的小辫,甩呀甩……

“母亲。”

突然冒出一声。